<form id="8y4i8"></form>
<nav id="8y4i8"></nav>

<em id="8y4i8"><samp id="8y4i8"></samp></em>
  1. 【身邊好老師】言傳身教育桃李,潛心科研報國恩 ——記海洋與地球學院黃奕普教授
    [打印本頁]
    發布時間: 2019-08-29 瀏覽次數: 1311

    海風拂面、濤聲陣陣,午后和煦的陽光暖暖地灑在辦公室的一角,當采訪小組抵達時,黃奕普教授早已等候在這里。83歲的黃老師精神矍鑠、神采奕奕,他為這次訪談提前準備了半月有余,一整個下午侃侃而談,雖有厚厚一疊手稿卻幾乎不曾翻看,從中可窺見他當年授課時的風姿。

    一位赤誠愛國、無怨無悔的海洋人,一段篳路藍縷、玉汝于成的奮斗史,當個人發展與國家發展緊密聯系在一起的時候,老教授的故事就是新中國前進過程的注腳之一,讀懂他們便讀懂了中國。

    歷史的陰差陽錯 不經意間成就佳話

    1936年10月,黃奕普出生于福建省南安市,1957年畢業于北京大學技術物理系放射化學專業,是新中國第一屆放射化學專業的畢業生;畢業后留校的一年里,他用硫磺制得了中國第一個人造放射性核素32P,獻禮國慶。在隨后的工作經歷里,他先后三次在衡陽礦冶工程學院、華東海洋研究所(現為自然資源部第三海洋研究所)、廈門大學海洋學系白手起家創建放化實驗室,建立了測定海洋沉積物210Pb的離子交換法,獨創U-Th-Fe元素的新分離方法,第一次用238U-234Th不平衡法研究海洋真光層的顆粒動力學,帶領實驗室成為參與南北極海洋科考為數不多的中國高校研究團隊之一,取得累累碩果,為廈門大學海洋學科的發展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雖然在求學生涯和職業生涯中開創了多個全國第一甚至世界第一,黃奕普卻笑稱,“這一切都是從陰差陽錯開始的”。1953年作為春季班的高考生,黃奕普的第一志愿是華東化工學院(現為華東理工大學)無機物硅酸鹽專業,在福建日報查得錄取結果后,才得知自己被第二志愿的復旦大學化學系提前錄取;3年后,因政治可靠、成績優異,黃奕普榮幸地轉學北京大學新成立的技術物理系放射化學專業,輾轉赴北大求學。畢業留校的一年里,黃奕普一邊參加全國統一的下鄉勞動鍛煉,一邊為獻禮國慶研制32P;嗣后響應國家建立和發展原子能事業的戰略決策,于1958年赴湖南教授放射化學課程并第一次創建放化實驗室。1962年,為恢復與發展國民經濟,國家提出“調整、鞏固、充實、提高”八字方針,他被調入現自然資源部第三海洋研究所,第二次創建放化實驗室;1972年3月,他從下放的南靖縣金山公社調動至復辦了海洋學系的廈門大學,第三次從無到有創建起同位素海洋化學實驗室,直至退休。

    黃奕普(右)于北京學習、工作

    聽完黃奕普老師的講述,采訪小組提前準備的很多問題都沒有再問出口,因為黃老師的人生軌跡從來都不是“個人選擇”,而是“服從國家分配和需要”,不管個人喜惡,無論多苦多難,在祖國需要的地方都要盡力發光發熱;也可以說,真心實意地服從分配并在不同崗位上努力做出成績,這就是黃老師個人意志做出的選擇,老一輩科學家的風骨和情懷由此可見。

    工欲善其事 必先利其器

    黃奕普早年的求學和工作經歷了很多困難:輾轉4省,單趟行程就要耗時6日,是求學之難;缺乏資金和儀器,連教材也要自己編寫,是工作之難;在困難時期,糧食匱乏,吃不飽飯的情況下除了要堅持正常的科研教學工作,還需要自己鋪水泥建實驗室、種菜交給食堂,是生活之難。1978年全國科學大會召開和改革開放后,我國經濟進入飛速發展的快車道,科技界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眾多科技工作者用極大的熱情和努力改變了當時百廢待興的局面,也是在此之后,黃奕普帶領廈門大學同位素海洋化學研究團隊建立了國際領先的分析方法,研究海域從近岸駛向深海、大洋和南北極。

    國際學者訪問IMC實驗室(左一:黃奕普)

    科學是一座高峰,新的研究方法就是勇于攀登的勇士手中最好的武器,一種新方法的研究和建立往往意味著眼前一個新的研究領域的展現。實驗室創建的第一個方法是用離子交換法測定海洋沉積物中的210Pb,這一方法在“中美東海長江口與陸架沉積過程聯合調查研究”中得到了應用和驗證,與傳統的自沉積210Po、電沉積210Bi方法的結果可相比擬,隨后這一新方法被廣泛應用于河口、近岸遼闊海域沉積物中210Pb的測定中;接著,實驗室又獨創了U-Th-Fe元素分離方法,經該方法分離后的樣品中鐵的殘留極少,即使使用國產α譜儀,實驗室也在國內外十個實驗室參加的鈾系標樣比對中奪得冠軍,儀器分辨率(27 keV)優于國際鈾系標樣比對中分辨率最高的美國地質觀測所(35 keV);在美國南加州大學顧德隆教授實驗室,黃老師也用此方法重新測定并糾正了澳大利亞研究人員先前發表的東澳珊瑚礁鈾系年齡的結果,并與澳洲學者共同發表了新的研究成果,證明此方法可靠且國際領先;嗣后,鑒于234Th的半衰期只有24天,對采樣和測定時間要求很高,在實驗室師生的共同努力下,黃奕普團隊也成為國內第一家用238U-234Th不平衡法研究海洋真光層顆粒動力學的團隊,在南海相關領域研究中,廈大先后有三名博士生完成了基于238U-234Th不平衡的優秀博士論文,并將該法推廣至極地海洋研究中。

    實驗室成員參與第三次北極科學考察

    廈大是參與南北極海洋科學研究為數不多的中國高校,從第13次南極科學考察和首次北極科學考察至今,每次南北極科學考察隊中都有該實驗室師生的身影。黃奕普強調,不同海域的規律不同,一定要努力爭取出海機會,把研究海域從廈門近岸推向深海、大洋并向極地推進,探索更多未知領域的科學規律。

    隨著研究的深入和成果的發表,黃奕普帶領團隊先后榮獲國家教委科技進步獎二等獎、中國科學院科技進步獎一等獎、福建省科學技術獎二等獎等三十余項獎項,并在1993年和1999年分別獲得我校“南強杰出貢獻獎”的個人一等獎和集體一等獎。

    從“破銅爛鐵”到百煉成鋼

    在描述初創廈大同位素海洋化學實驗室時的窘迫條件時,黃奕普戲稱自己是一個“乞丐頭”帶著四個“小乞丐”到處“討飯吃”,做鹽鹵化工時帶“七二級”工農兵學員到惠安山腰鹽場化工廠芒硝生產車間實習,研究芒硝最佳生產條件的選擇和控制;帶“七二級”工農兵學員到國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現自然資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做畢業論文時,利用二所進口的電滲析器完成了極化機理的研究;帶七七級畢業班學生做本科畢業論文時,得到國家海洋局第三海洋研究所放化實驗室的鼎力相助,完成了210Pb的測定并確定了東海陸架沉積物的沉積速率;1992年搭乘中國科學院南海海洋研究所“實驗3號”科考船進行南海東北部科學考察時,借用國家海洋局南海分局(現自然資源部南海分局)外殼已銹跡斑斑但內膽良好的大體積采水器上船,被船上的人稱為“破銅爛鐵”,但它卻非常出色地完成了大體積海水的采水任務。

    黃奕普(右三)師生參加1992年南海東北部科學考察

    在南海航次之前,黃奕普老師的右眼視網膜已脫落,但56歲的他卻依然身先士卒,堅持參加出海科考;在他的帶領和感召下,他的學生也克服了暈船的不適感,嘔吐后繼續堅守崗位采集和處理樣品。黃老師語重心長地說,海洋人要對海洋有感情,一定要出海,親自體會出海的苦和累,大海會回饋熱愛海洋、努力工作的人;只要事前準備工作充分細致、出海人員意志堅強,任何困難都不會阻礙科研前進的步伐,“破銅爛鐵也能派上大用場”。正是有賴于“破銅爛鐵”采水器采集的大體積水樣,黃奕普先后指導陳敏、陳飛舟、蔡平河三人完成了基于238U-234Th不平衡的南海真光層顆粒動力學的博士學位論文,均取得了豐碩的研究成果。

    時光悄悄來到21世紀,“破銅爛鐵”越來越少,先進儀器設備越來越多,實驗室的科研漸入佳境,廈大同位素海洋化學研究也蓬勃發展起來。然而,黃奕普曾先后兩次婉拒時任校長林祖賡教授讓他出任海洋學系主任的邀請,堅守初心,決意潛心于教學和科研工作,并向校長保證,會與海化同仁共同努力,推進海洋化學博士點的發展;當2001年底開展全國重點學科評審時,受海化同仁的委托和信任,黃奕普義不容辭,誓要付出一切為海洋化學博士點爭取好成績。當時他正在美國阿拉斯加國際北極研究中心進行學術交流,受系、教研室征召,馬上中斷訪學回國,拿出年輕時第一次授課備課至天亮的勁頭,與李文權教授和海化同仁全力投入答辯籌備過程,經過精心準備、反復試講,終于說服答辯委員會的專家們,贏得海洋化學重點學科,并與海洋生物重點學科一起贏得海洋科學國家一級重點學科的授予。

    黃奕普于美國阿拉斯加國際北極研究中心

    2006年是廈門大學海洋學系建立60周年,而年已七十的黃奕普也即將退休。為了向系慶獻禮,站好退休前的最后一班崗,他仍帶領團隊連續奮戰半年多,夜以繼日編寫了《同位素海洋學研究文集(1-5卷)》和《海洋化學研究文集》,時間最緊迫時甚至廢寢忘食。談到這一段人生經歷時,黃老師有些哽咽地說:“國家和人民長期培養了我,我理應給黨、給國家、給人民留下些成果。”

    黃奕普把廈門大學的同位素海洋學科從“破銅爛鐵”時期帶入繁榮發展時期,退休后他也沒有完全離開工作崗位,仍擔任實驗室博士生畢業答辯的答辯委員會主席,受邀擔任一些學術成果的評審,“發奮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是對他學術生涯的如實寫照。

    立德樹人 先成人后成才

    近年來黨和國家越來越注重關心海洋、認識海洋和經略海洋,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堅持陸海統籌,加快建設海洋強國”;2019年,習近平主席更是提出了“構建海洋命運共同體”的重要理念。在新時代背景下,海洋科學的重要性進一步凸顯出來。

    黃奕普教授修改學生論文手稿

    作為前輩和長者,黃奕普對新時代海洋學科的青年教師和學子提出了期望和囑托。為師,應立德樹人,自身品德要放在業務水平之前,保持謙虛和敬畏之心;教學方面切忌照本宣科,要把科學知識和生活實踐結合起來,融會貫通,把教科書的文字變成自己的話講給學生聽。為生,應熱愛海洋、潛心鉆研、開拓創新,多讀前沿文獻;細心認真、筑實基礎、勤于記錄,搞懂每一步實驗的原理,嚴格遵守論文規范。黃老師桃李滿天下、春暉遍四方,他的每一位學生都成為了對社會對國家有貢獻的人,多數學生工作在海洋科研的第一線,也成為傳道授業解惑的優秀教師。為表彰黃奕普教授在教書育人方面的突出貢獻,2006年福建省委、教育工委等部門授予他福建省“師德標兵”稱號。

    櫛風沐雨、薪火相傳,以黃奕普教授為代表的老一輩海洋人用他們的青春與智慧開拓了通向藍色大洋的征途。如今,廈門大學海洋科學入選國家“雙一流”學科建設名單;在2017年的全國第四輪學科評估中,廈門大學“海洋科學”獲評A+殊榮。新時代海洋人必不辜負他們的殷殷期盼,敢為人先、積極進取,傳承海洋精神,講好海洋故事,書寫新時代廈大海洋新篇章。

    (海洋與地球學院 文\陳金旭,采訪\陳金旭、江游、李樹民、陳一璇、曾隆隆)

    責任編輯:黃偉彬

    版權所有:廈門大學 管理員信箱: service@xmu.edu.cn
    Copyright © 2008 Xiamen University,All rights reserved.
    我要美女